收藏“晒娃”交易“换娃”盲盒成青年社交新方式

2019-10-23 07:11:55匿名未知
热度:4964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当艾伦(化名)看到一个不幸的洋娃娃坐在地上时,他觉得那是“另一个自己”,于是立刻买了下来。

盲盒玩家的许多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讨论玩偶的造型和游戏,并在他们手中交换重复的风格,这让艾伦在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不再感到孤独。盲盒已经成为年轻人的新时尚。许多人在qq空间、朋友圈、微博和其他平台上“晒”着人偶。一些致力于收集整套人形玩偶的玩家也在各种社交平台上交换和转售盲盒。仅在qq平台上搜索,就有150多个通讯组,其中最大的组号是1206。

艾伦经常买一些小道具来装饰洋娃娃,比如游泳圈、房子和帽子,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和角度给洋娃娃拍照。有一次,她带了一个洋娃娃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洋娃娃的形状和婚礼场景相辅相成。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后,朋友圈里的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称赞她。许多人问她如何买洋娃娃。

盲箱,作为潮剧的一种社会属性,吸引着当今的年轻人。泡泡伴侣公司(Bubble Mate Company)在中国建立了专业的潮剧社区——百威,为潮剧爱好者提供在线交流和沟通渠道。有趣的是,玩家不仅可以分享时尚玩具的生活,在云玩具柜中展示自己的各种玩具,还可以发布玩具照片来吸引好朋友和交流赞美。在其离线商店,用户可以更接近更时尚的游戏,并不断改善他们的购物体验。他们也可以通过商店进入微信群,把在同一个城市有相同兴趣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

“泡泡伴侣通过在线和离线渠道让年轻人能够购买时尚游戏,结识“宝贝朋友”,并参与“宝贝交换”,以满足他们对消费、娱乐和社交活动的需求。”泡泡伴侣的相关官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采访时表示,年轻人普遍面临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热衷于自我表达的年轻人迫切需要精神食粮,但传统消费领域缺乏能够满足审美体验和带来情感安慰的产品。因此,泡泡伴侣推出了“没有故事,没有背景”的潮剧ip,降低了消费者的理解门槛,同时也让消费者赋予自己潮剧的灵魂。

今年7月看完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后,傅宇在商场里抽了两个德仁系列的盲盒,但他没想到会找到一个“大藏”。后来,在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收集了九个系列的所有风格。

傅宇将把复制的模型挂在闲置的鱼上出售。一些常见款式大多以原价或低于原价出售,而其他有限的款式在市场上很难买到,所以会有不同程度的溢价。最近,他以150元的价格卖掉了莫莉的一枚徽章,当时他以49元的价格买下了它。

傅宇已经加入了许多玩偶贸易圈。在一个qq盲盒交易小组中,他会耐心地向一些新“进入陷阱”的新手介绍一些专业名称,并分享一些收集玩偶的经验。人群很受欢迎,几乎每天都有人交换或出售洋娃娃。

许多玩家已经找到了通过玩偶进行社交的更简单的方式。一名网民最终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系列隐藏物品祥龙,并在群发了照片。其他网民纷纷表示祝贺。为了分享他的快乐,他以非常低的价格卖了两个基本的娃娃,还打算把他重复的一些风格给其他玩家。

许多玩家不仅发送他们想交换和出售的玩偶,而且还表示他们想认识更多的“玩偶朋友”,并与玩偶之外的其他生活交流。一些二手交易市场也支持离线交易,让“宝贝朋友”成为离线的朋友。